首頁 | 玄幻小說 | 修真小說 | 都市小說 | 穿越小說 | 網游小說 | 科幻小說 | 其他小說 | 小說排行榜2016前十名

第三百零一章 半路攔截
本書詳情 返回首頁 下載本書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接下來是頒發獎勵,熙劍從儲物戒指里面拿出十本武技,三本功法,還有一個瓷瓶,挨個分發下去。

  柳無邪接過功法跟武技,丟入儲物袋,小心翼翼將無極丹收進懷里,這里人太多,不宜吞服無極丹。

  獎勵分發結束,其他九人陸續選擇宗門,野風加入天元宗。

  宇天乾加入羽化門,牧弘揚加入邪心殿。

  紀星河加入紫霞門,賈風茂因為丹田被廢,得知有煉丹天賦,選擇加入青紅門。

  跟天寶宗作對的那些人,紛紛投靠青紅門,好像成了一種默契。

  譚艷是女子,加入了縹緲宗,肖萊選擇加入獨孤世家。

  易康實力最低,選擇了金陽神殿,唯一讓人感覺意外,那就是水幻,竟然選擇了加入天羅谷。

  這個宗門比較神秘,平時很少在外界走動。

  接著是剩余九十人,大部分選擇加入天元宗,越往后招收的弟子越少,金陽神殿最終只招收了五名弟子。

  還有天寶宗,招收的弟子也比較少。

  大部分人修煉武道,對丹道一途并無太大興趣,相比金陽神殿,加上柳無邪,招上來十二人。

  “給你們一炷香時間交代,隨后跟我前往天寶宗!”

  樊林看著招收上來的十二人,讓他們回去跟隨行之人交代一聲,以后一年半載恐怕都回不來了。

  不達天象境,不準離開修煉界,這是規矩。

  也就是說,沐月影真正實力,應該是天象境高手。

  十二人飛速離開,回到自己的皇朝,跟領隊還有同門師兄弟,囑咐一些事情。

  范臻等人早就按奈不住了,飛速跑過來。

  上來就給柳無邪一個大大的擁抱,今天大燕皇朝終于揚眉吐氣了,拿到百國之戰的冠軍。

  連不愛說話的羅昭君,都給柳無邪一個大擁抱。

  “無邪,你有什么話要說的,交給我們就行!”

  松開柳無邪,范臻恢復威嚴,依舊無法掩蓋眼眸深處的興奮。

  “照顧好我的家人!”

  柳無邪交代的只有這句話,至于其他人,并不是很關心。

  接下來閑聊了一些其他,一炷香時間很快過去。

  跟范臻等人揮了揮手,柳無邪頭也沒回,朝樊林走去。

  頓時間!

  整個龍玚戰場哭成一團,兩滴淚水,從范臻眼角滑落。

  秦蕾還有李楠香早就哭成了淚人,今日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

  從此以后,他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樊林從儲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張飛毯,迎風暴漲,竟然變成直徑達十丈的巨型毯子,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其他幾座宗門也差不多,唯有天元宗,余天逸祭出來一尊戰艦,體型不斷放大,像是一艘行駛在空中的船只。

  這一次天元宗收獲太大了,足足招收二十八名學員。

  邪心殿祭出來是一尊血色小塔,招收了十八名弟子,紛紛走進去。

  這些飛行靈寶明顯要比樊林拿出來的飛毯高級很多倍。

  起碼人家不用擔心風吹雨淋,從這一點上判斷,天寶宗還不如人家金陽神殿,他們可是拿出來一尊巨大羽毛,坐在里面非常的舒坦。

  眾人心思早就飛到修煉界,至于坐什么離開,倒不是很在意。

  第一個離開的是天元宗,戰艦化為一道殘光,消失在天際,進入茫茫云層。

  邪心殿,還有羽化門緊隨其后,紛紛帶著挑選的弟子,離開龍玚戰場。

  下一次開啟,又要再等十年。

  樊林雙手掐印,飛毯自己落下來,距離地面大概幾寸高。

  “都上去吧!”

  十二人依次走上飛毯,樊林最后一個上去。

  “大家都坐好了,我們要飛行十天十夜才能進入天寶宗,這期間不會休息,大家都沒問題吧。”

  樊林坐在最前面,替他們阻擋罡風。

  “沒問題!”

  十天不吃不喝問題不大,大家異口同聲的說道。

  “好嘞,我們出發!”

  右手指向前面,飛毯突然飛出去,看起來飄飄忽忽,坐在上面卻非常的舒服,并未有太多的顛簸。

  “柳兄!”

  柳無邪上來之后,一直閉目沉思,這種低級飛行法寶,只要給他足夠的材料,能煉制出來一大把。

  不像是其他人,上來之后一臉的興奮之色。

  睜開雙眼,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跟柳無邪打招呼的竟然是翁厲,他選擇加入了天寶宗。

  原本他也想加入天羅谷,卻被羅初蝶拒絕了。

  無奈之下,只好選擇加入天寶宗,主要這些人之中,就認識柳無邪。

  點了點頭,算是跟翁厲打過招呼,對他感官不算很壞。

  淘汰賽的時候,翁厲主動認輸,節省柳無邪的真氣,欠他一個人情,此人還算心胸坦蕩之輩,適合結交。

  大家雖然不是來自同一個皇朝,到了修煉界,他們都是新人,彼此相互扶持沒有壞處。

  臨別的時候,水幻交代過他,多跟柳無邪學習。

  飛行了一天一夜,飛毯的速度突然放慢下來,坐在上面十二人睜開雙眼,一臉茫然看著樊林。

  “樊師兄,怎么慢下來了?”

  柳無邪右側一名男子開口問道,此人叫盧信德,來自東周國。

  “大家都坐穩了!”

  樊林沒有解釋,讓所有人都抓緊飛毯,免得掉下去。

  話音還沒落下,從遠處云層之中,一艘恐怖的戰艦,突然撞向他們,速度奇快無比。

  “是天元宗的戰艦!”

  盧信德發出一聲驚呼,其他人紛紛抓住飛毯。

  沒想到天元宗的人一直沒有離開,而是守在這里,等到天寶宗路過的時候,突然從云層里面沖出來,欲要把他們撞下去。

  真丹境不會飛行,失去飛毯,從這么高的空中摔下去,必死無疑。

  戰艦正前方,余天逸雙手背后,野風就站在他身邊,嘴角浮現一抹殘忍的笑意。

  距離越來越近,很快就能撞到飛毯上。

  情況岌岌可危,樊林急的額頭上都是冷汗,操控飛毯朝一旁躲去。

  這不是長久之計,戰艦太大了,尤其是飛行戰艦,具備攻擊力。

  “催動戰艦,把他們撞下去!”

  余天逸目光不帶一絲感情,他的目的是斬殺柳無邪,至于樊林,他可以腳踩飛劍離開,并不會有生命危險。

  “我還不想死啊!”

  飛毯上亂作一團,除了柳無邪之外,每個人臉上充滿著恐懼。

  飛毯搖搖欲墜,像是一枚水瓢放在大海上,隨時都能被海浪給拍飛。  除了柳無邪之外,其他人嚇得連連尖叫。

  害怕也是人之常情,這么高的空中,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樊林操控飛毯的速度,遠不如戰艦來的快速,雙方差距只有五米之遙。

  恐怖的罡風襲來,飛毯傾斜四十五度角,靠邊的幾名天驕,身體朝下方墜去。

  “快抓住他!”

  樊林很是惱怒,坐在飛毯中間幾名青年,飛速抓住下墜的兩名男子,好不容易把他們拖上來,嚇得臉色慘白。

  眼看就要撞上,一道道玄奧的印記,注入飛毯之中,速度陡然加快。

  “嗖!”

  飛毯瞬間竄出去,余天逸的戰艦,緊貼著飛毯掠過去,就差那么幾寸之遙。

  稍慢那么一絲絲,他們現在就尸骨無存,直接被撞死。

  戰艦可是高級靈寶,擁有極強的靈性,他們這些肉身凡胎,根本承受不住。

  每個人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飛毯速度怎么會突然加快,包括樊林,也是一臉懵逼狀態。

  回過頭看了一眼大家,基本沒事,這才放下心來。

  “余天逸,你在搞什么鬼!”

  天元宗的戰艦停在半空中,醞釀第二次沖擊,樊林站起來,高聲喝道。

  “不好意思,剛才迷路了,險些撞上了你們。”

  余天逸聳了聳肩,一副嘲弄的樣子,氣的樊林臉色鐵青。

  你迷路了,險些害死他們所有人。

  高級靈寶具備自己認路的功能,不可能存在迷路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他們故意守在這里。

  柳無邪目光落在余天逸臉上,濃郁的殺意,盡情的釋放,他們之間無冤無仇,為何要突下殺手,僅僅因為他想要殺死野風嗎。

  “這里是通往天寶宗的道路,請你們讓開!”

  對方不肯承認殺人,樊林也無可奈何,現在情形不如人家,只能忍氣吞聲。

  天元宗的戰艦攔在飛毯面前,想要飛過去,就要避開戰艦。

  繞路行走,讓天寶宗顏面何存。

  以后傳出去,天寶宗弟子見到天元宗弟子,繞道行駛,成為永遠無法洗刷的恥辱。

  樊林擔不起這個責任,只能讓天元宗戰艦讓開。

  “我們在此地休息一會,你們要是著急,就從我們下面飛過去吧!”

  余天逸一副無賴的樣子,讓人很不齒,這不像是第一大宗門的做派。

  “樊師兄,天寶宗跟天元宗之間有什么恩怨嗎?”

  柳無邪突然問了一句。

  “唉!”

  提及此事,樊林苦笑一聲,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

  “此事說來話長,你們到了天寶宗自然就知道了,眼前最重要是如何趕回天寶宗。”

  樊林不說,柳無邪也能猜到,十大宗門并不和諧,彼此之間一直都有爭斗。

  例如天寶宗跟青紅門,已經是世代恩仇。

  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化解恩怨。

  天元宗戰艦上傳來陣陣歡聲笑語,至于停在遠處的飛毯,視而不見。

  這樣干耗下去,對天寶宗越來越不利。

  戰艦能遮擋罡風,飛毯完全暴露在虛空之上,呆的越久越危險,飛行起來反而更安全。

  這就是飛毯的弊端,只能用于飛行。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玄幻小說 | 修真小說 | 都市小說 | 穿越小說 | 網游小說 | 科幻小說 | 其他小說 | 小說排行榜2020前十名
版權所有:書本網
Copyright (C) 2011-2015 bookb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预测号码推荐